经营性现金流:新生报到颜值高!

文章来源:家电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1日 10:30  阅读:5624  【字号:  】

小时候,我对妈妈说:妈妈,我要长大要拿奖学金!妈妈没说什么,只是留下了一抹微微的笑。初中时,我对妈妈说:妈妈,我长大要当医生!妈妈没说什么,仍然是微微的一笑,只是眼角不知何时多了几丝皱纹,是啊,我正在成长可母亲却日久苍老。究竟什么时候,我才会长大呢?

经营性现金流

妈妈看见我哭了吃了一惊,问我怎么了,我吞吞吐吐了半天:我.....我没拿钥匙"。出乎意料的是妈妈竟然笑了没拿报箱钥匙就算了,晚上回来再看爸爸寄来的信吧。什么,原来妈妈让拿的是报箱钥匙,不是家门钥匙,是我太着急听错了.幸福来得太突然,我含着泪笑了,妈妈也被我逗笑了问我:"你以为是啥?""我以为是家门钥匙."正笑着的妈妈突然闭了嘴,急忙翻起了包,"妈你不会"我话没说完,妈妈就小心翼翼的说:"西西,咱们回不去家了."

孝,是在父母疲惫时,帮他们放松放松;孝,是在父母饥饿时,做上一桌可口的饭菜……年少轻狂的我们,只要听父母的话,不把他们的教诲看作唠叨,不让他们受伤,就是给父母最好的孝。

我有一个可爱的小兔子闹钟,每天早上6:55它就开始尖着嗓子喊:懒虫起床!懒虫起床!我迷迷糊糊的起了床,极不情愿的刷牙、洗脸、吃早饭,7:20准时出门,和妈妈一起开始了一段艰难的上学之路。

后来她在日记中写到:"爷爷去世我非常痛苦,以至于我看不到别人对我的爱,以及他们背后的光了。而我居然能看到自己身上的光。恐怕是因为我比以前更能发现爱了。

行了,你也真够烦的,别催了!我不耐烦的对母亲说,整天的抱着个手机,那手机有什么号的!能让你跟它那么亲?母亲也同样不甘示弱的回应着。我也忍不下去,把手机扔在一边,不情愿地掏出作业开始做。

还没走多远,就听见一声痛哭,我回头一看,那个老婆婆正在打小女婴,我毫不犹豫地跑了回去,正当想着怎样说那个老婆婆,我看见了希望的光芒。我的好朋友正从天桥上下来,我喊住他们,他们看清了小女婴被打的前因后果,我们一起帮助小女婴劝说老婆婆。一想到老婆婆打小女婴的情景,我便想起了前不久学的课文中的主人公凡卡,至少小女婴还有个老婆婆,只不过是个恶婆婆,刚才的那几巴掌把小女婴的脸都打红了。老婆婆看着情况不妙,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逃。我想探个究竟,开始了我的跟踪之路。




(责任编辑:孙飞槐)